中华养生文化网
联系方式

泰州市营养保健协会


泰州画家 泰州画家

邮 箱:744745696@qq.com


我与梅兰芳的三次见面之缘

21

整理人:翟建军  口述:朱长保

【人物简介】梅兰芳,生于18941022日,名澜,又名鹤鸣,字畹华,别署缀玉轩主人,祖籍江苏泰州,清光绪二十年出生在北京的一个梨园世家,是中国近代杰出的京昆旦行表演艺术家,“四大名旦”之首,其表演被推为“世界三大表演体系”之一。代表戏京剧有《贵妃醉酒》、《霸王别姬》等。196188日梅兰芳病逝于北京。梅兰芳是中国京剧史上鼎盛期和清末以及中华民国成立后文化繁荣时期承上启下最具有代表性的人物,他不但有精妙的艺术,更有高尚的品德,是中国向海外传播京剧艺术的先驱。谨将此文奉献给中国戏曲一代宗师梅兰芳先生诞辰120周年。

19563月,正在南京的梅兰芳接到堂兄梅秀冬的来信,希望梅兰芳回乡看看。37日,梅兰芳毅然决定改变行程,带着妻子福芝芳、小儿子梅葆玖和剧团艺人,乘上了开往泰州的汽车。梅兰芳一生之中唯一一次踏上祖籍地——江苏省泰州市连演6场,轰动全城。在八天七夜的时间里,我有幸三次见到了梅兰芳先生,并留下了一张弥足珍贵的照片。

第一次见面:平易近人的大师

由于爷爷、父亲都是城中地区有名的理发师,我从小耳闻目睹,8岁时就能给人理发,每个收5分钱。1955年底,12岁的我花了5元“私房钱”购买一台当时最廉价的“幸福”牌照相机,圆了自己一直盼望已久的相机梦。

我家住泰州市海陵南路440号,紧邻当时市政府最好的饭店——乔园招待所。梅兰芳来泰州后,除了演出、会客、祭祖外,一直都住在招待所里。乔园招待所西接海陵南路,北倚殷家巷,南靠八字桥,现存苏北地区最古老的园林之一——乔园,有“淮左第一园”之称。乔园历史可上溯至明万历年间的日涉园,取晋陶渊明《归去来辞》中“园日涉以成趣”句意,命名为“日涉园”。解放前乔园一直称为乔公馆,1952年收归国有,以园林及宅第改建为政府招待所,于是称乔园招待所。当时巷道狭窄,接送梅兰芳的汽车都停放在招待所北门——税务街大场子上(现书画院位置)。

38日下午,由于家里有事我没有上学。忽然听到汽车启动的轰鸣声,从后窗探头一看,梅兰芳的车队正准备出发。出于好奇心,我带着心爱的相机急忙跑下楼,跟着车后面一路飞奔。当时路面基本上是土路,车队缓缓向东行驶,一直开到了东山寺(现城东街道鲍坝村委会大楼北侧)。东山寺门朝南,门前有两只小石鼓,椭圆形的门上挂着白底黑字的“鲍坝农业生产合作社”牌子。

据了解,小时候梅兰芳的祖母告诉他,祖母的前辈曾在泰州开过一个木雕铺,里面卖木雕的人像和佛像。现存泰州市档案馆的一份档案记载了当日梅兰芳踏上故土后的感慨,“我是非常乐意回来的。一方面可以悼念祖辈,另一方面,作为人民的演员,应该为人民多演出。家乡虽说是小城市,但能为乡亲们演出是我最大的心愿。”

汽车停下后,梅兰芳在安保人员的护送下缓缓走进合作社。门两侧挤着着许多闻讯赶来的群众。安保人员恐出意外,便簇拥着先生迅速进东山寺。梅兰芳却不同意,一边与两侧的群众握手致意,一边大声说“乡亲们好!乡亲们好!

我站在门外等候。时间不长,梅兰芳走出合作社大门,与负责人告别。只见他身高中等,头戴一顶帽子,脸型偏圆型,一双特别传神灵活的大圆眼,身穿笔挺的、过膝盖的半长黑呢大衣,气质非凡。

这就是抗战期间断然蓄须明志、鼓舞中国人民奋勇抗战决心的梅兰芳;这就是为募捐抗战基金义演,不肯换下北平沦陷前服装的梅兰芳;这就是古城泰州的“文化名片”梅兰芳。想到这里,我的心头一热,急忙走上前去找了一个面对梅兰芳的位置,拿出随身带的“幸福牌”照相机连拍数张,把这一刻永远地定格在记忆之中。

随后梅兰芳在市领导和族兄梅秀冬陪同下,到东郊马家汪(现泰州学院迎春校区外操场西南侧)祖茔地祭扫。在祖坟前,梅兰芳敬献了花圈,和夫人及葆玖深深地三鞠躬。

第二次见面:德艺双馨的大师

由于梅兰芳晚上7点要到人民剧场(现坡子街)演出,39日下午放学后,12岁的我和同学来到城门口东边的东河路玩耍,等候再睹先生的风采。

旁边人民剧场门口排队购票的人络绎不绝,排成了长龙。梅兰芳来泰前,当时泰州市内的报纸都提前发了消息。演出前,各大报纸每天刊登剧目预告、剧情说明、全部唱词以及评介文章,报道梅兰芳演出情况,吸引了省内乃至周边扬州、南通的戏迷们争相前来观看。一时之间,交通拥挤。当时流传顺口溜:“不要爹,不要娘,不可不看梅兰芳。”梅兰芳演出最贵的一等票售价2元,二等票1.6元、三等票1.2元、四等票0.8元,远低于在南京等地五六元的票价。即便如此,对那个年代的普通老百姓来说,这也是一笔不菲的开支。但是百姓对梅兰芳表演的热情高涨得难以想象。售票时间一公布,当天夜里便有许多观众冒着春寒,带着铺盖在售票处排起了长龙,买到票的欣喜若狂,买不到的懊恼不已。

五点左右,天微微黑,由南向北开来了几辆黑色的小轿车。由于那时候汽车是稀罕物品,几个小孩跟在汽车后奔跑。汽车稳稳地停在了人民剧场东侧后门口的路边。服务人员打开车门,身穿灰色短大衣、精神抖擞的梅兰芳走下车,向周围的人群挥手示意。

听身旁的大人讲,每逢有演出任务的时候,在登台前两个小时梅兰芳就去静坐或静卧不语,亲自化妆,对着镜子反复照看,觉有不妥之处,重新补妆,丝毫不肯马虎。这时,也从不接见客人,以免分心。今晚要演的是《贵妃醉酒》,是梅剧重头戏,精彩异常。虽然他已演过不知多少次了,可是他仍然要把自己一个人关在屋子里,集中精力把当晚要演出戏的台词、唱段、一招一式,从头至尾默温一遍。身边的一位老人赞叹道:“梅兰芳已经是誉满全球的艺术大师了,还这样精益求精、一丝不苟,真是令人佩服。”

演出期间,群众为目睹梅兰芳的风采,每天剧场前、后门口总是人头攒动。每场演出,剧场内皆座无虚席。每当梅兰芳出场必掌声雷动,唱到精彩处台下立刻响起鼓掌声和叫好声。那几天,街头巷尾,茶余饭后,人们议论最多的是梅兰芳的演出。人民剧场考虑到很多观众看不到戏,特地在剧场门口装上高音大喇叭,现场直播演出实况,也让许多戏迷过了戏瘾。在夜幕下,一群群听众有的站着,有的席地而坐,聚精会神地听着,有时也和剧场内的观众一样禁不住鼓掌。

39日开始,他每晚在泰州市人民剧场献演“梅派”名剧:《贵妃醉酒》、《奇双会》、《霸王别姬》、《凤还巢》、《宇宙锋》,连演5天。后来梅兰芳知道不少乡亲买不到票,只能顶着料峭的春寒,站在街上听高音喇叭的实况转播,决定在314日下午,由梅葆玖加演一场《玉堂春》,晚上自己再加演一场《霸王别姬》。泰州人民目睹了一代艺术大师的风采,聆听了他典雅的梅派京韵,更感受到了一位德艺双馨艺术家的风范。一些泰州观众多年后提起此事仍是赞不绝口。

第三次见面:执着认真的大师

由于早上梅兰芳起床后要吊嗓、练唱功,市政府将梅兰芳夫妇安排在乔园招待所北侧最安静的建筑——因巢亭下榻。因巢亭是一个二层小楼,与松吹阁、绠汲堂同在一个院子里,环境优美,空气特别清新,站在亭上就可以俯瞰半个城区。

非常巧的是,我家也是一栋二层木楼,与因巢亭仅有十多米的距离。每天早晨,我都可以在床上清楚地听到梅兰芳的吊嗓之声。一天深夜,我起解后发现因巢亭灯光亮着,隔窗相望,只见十多个平方简陋的屋子里,梅兰芳正在伏案写作。原来是他演出结束后,还在奋笔疾书,直至深夜。

听父亲说,梅兰芳童年时相貌也很平常,眼睛显着无神的样子。他八岁开始学戏,开始也并没有显示出大才,甚至把第一个老师都气走了。不过老师的话,却激发他刻苦用功。听说养鸽子可以锻炼眼神,17岁的梅兰芳抱着试一试的想法养鸽子。望着天上飞翔的鸽子,主人的眼睛要随时追随它们,眼睛圆睁,眼球灵活转动,而且要极力远望,日久天长,梅兰芳眼皮下垂的毛病改过来了,迎风不再流泪,眼球转动灵活了。演出时,人们看到梅兰芳眼睛异常有神,精气内涵,即使坐在最后一排的观众,也感到梅兰芳的眼睛在注视着他,养鸽子,不仅训练了眼神,也锻炼了体力。这些都为梅派艺术的形成提供了身体条件。正如晚年时他多次说过:“幼年练功,颇以为苦,但使我腰腿力量倍增。我在六十多岁时仍然演出《醉酒》、《穆柯寨》一类刀马花旦戏,就不能不说是当年严格训练的好处。真可谓‘不受一番冰霜苦,哪得梅花放清香’啊!”

令人痛心的是,梅兰芳此一去便是永别故乡,直到5年后因病辞世,都未能如愿再回泰州。如今,虽然时间已经跨越了58个年头,但和大师的三次见面仍然记忆犹新。这一张照片我仍珍藏着,并不时拿出来久久凝视,以寄托我的思念。


作者简介:

1、翟建军,男,泰州市政协委员、市民建会员,

2、朱长保,男,全国民俗摄影网会员、《信息时报》驻江苏记者站特约记者

文章分类: 运动养生
分享到:
收藏天地
 
 
半山亭68x68cm
碧翠山魂68x68cm
碧水绕村流68x68cm
长卷34x262cm
春江烟云图98x180cm
春雨滴出万点翠72x234cm
观瀑图68x136
寒江雪68x68cm
寒玉作响98x180cm
荷花一68x68cm